{蜘蛛链轮}
当前位置: 减肥 » 正文

女友宁做二奶不要我的贫穷爱情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11-16 01:07:47  

  初遇见

  我出生在武汉一个普通的工人家庭,从小就对音乐感兴趣,后来进了音乐学院,虽然那不过只是一座西北的二流大学。

  从大学二年级开始,我和几个志同道合的同学凑合成了一支小小的乐队,在几次同城大学联谊演出里略微有了一点知名度后,我们一起到酒吧里赚钱了。那是一段挥金如土的岁月,不敢说什么纸醉金迷,但真的是颓废,好像有谁说过,爱上摇滚,就是爱上了颓废。直到有一天,我遇见了哲哲。

  提到这天的情景,一直低沉着的仲青眼里有什么东西燃烧起来,像黑夜里突然点起火把,那光亮反而叫人无所适从。

  我在台上演出从来不看其他,只看吉他,它是我最亲密的朋友。那天晚上,中间休息的时候,我正在调音,一张纸条出现在我面前。我以为是侍应生过来递客人点歌的条子,但拿纸条的手指却是那样白皙,我抬起头,看见一个女子微倾着身子正注视着我,眼神里含着探究,我又低头去看纸条,可目光却不由自主地被她的手指吸引过去,指尖微微透着天然的嫣红,我觉得心尖像被这双柔荑抚过一样地轻轻颤抖了一下。

  她就是哲哲。

  “字条上说:我以前厌恶摇滚乐的乌烟瘴气,可是谢谢你今天让我领略了它的力与美……”仲青一字字念出,仿佛那字条现在就摆在他的眼前。

  在一起

  情人,这曾经是我最厌恶的字眼,可是我心甘情愿做了哲哲的情人,从最初认识她的那一天开始。哲哲大我3岁,是被人包养的“二奶”,包养她的是一个大老板。我只是个一文不名的穷学生,所以在开始的大半年里,我只是做哲哲的地下情人。哲哲一如既往地来这间酒吧听歌,我却不再只看吉他。快收工的时候,哲哲就先离开,一个人开车去约会的地方,我再镇静地收拾行头,一踏出酒吧门口,我就一路狂奔到最近的街口拦的士。

  “你不要因为哲哲是二奶就看不起她。”仲青很在意地强调着,显然他不愿任何人有任何损害哲哲形象的念头。仲青告诉我,哲哲出生在一个偏远的乡村,家里希望她能早点离开这穷地方。小时候的哲哲盼望自己能考出去,她成功了,可是到最后她也只是一个穷大学毕业生。哲哲选择了这条一步登天的“捷径”来改变她和她亲人的生活。

  哲哲说她曾经也想过死心塌地地跟着这个男人,可是经年累月之后,哲哲明白她永远只能是那个人的“别墅”。

  “哲哲说,在她认识我之前,她还是个穷人,一个表面富有、内心贫瘠的穷人!”仲青侧头看看我,解嘲地笑了:“我帮她脱贫了,我们之间有情有爱有音乐,尽管我没有钱,但我给了她另外一种富有,尽管对我而言,无法真正拥有哲哲是痛苦的,也是屈辱的,但那个时候我们相信有未来,因为,我那么年轻……”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的感情越来越深,也越来越炽烈。在那个大老板不在的日子,哲哲带我去她的别墅,之后是天堂般的时光。我们都知道总有东窗事发的时候,但哲哲和我被这时光迷住了,相爱是那么美好,我们控制不住它了。

  2004年,我大学毕业了,而哲哲也做出了一个重要的决定。她简单地收拾了行装,跟着一穷二白的我来到另外一个不显眼的小城市。我不敢去酒吧重操旧业,因为担心遭到那个大老板的报复。带的钱没多久就花完了,我们住进了简陋的出租房,两个人一起打工赚钱。我一定要拼出一片属于自己天空,让哲哲在我的臂弯里享受她想要的一切。

  “我是不是很天真?”仲青问我,眼睛里有泪光闪动。

  她走了

  “可惜,现实不让哲哲等到那个时候。”仲青皱了皱眉头接着说道:“我没能兑现我的诺言,我的海誓山盟只能写在歌曲里。”

  简陋的生活让哲哲越来越难以适应,她情绪越来越差,生活的压力比想像中更大。哲哲过惯了精致生活,6年的养尊处优使得身边的一切都和她格格不入,我知道她在很努力地承受现今的一切,在和我相依为命共渡难关,但我们犯了同样的一个错误,那就是我们以为爱情可以战胜一切,可是我们都低估了物质的力量。

  我永远忘不了的是在很多个夜晚,我为哲哲抚弄我唯一的财产———一把珍贵的古典木吉他。用我自己的词跟曲倾诉我对她的爱和依恋,那把吉他是我们在一起的第一个情人节,哲哲跑遍整座城市为我买到的,它是我最奢华的礼物,直到今天,我不再拥有哲哲,但依然拥有它。在和哲哲一起最艰难的日子,我曾想卖掉它,给哲哲换来她从前用惯了的高级化妆品、丝绸睡衣,可是哲哲不肯,哲哲说她以前也穷过苦过,没那么娇贵。

  但我们长相厮守的梦幻却还是终结在了微不足道的一件小事上。

  一天晚上,哲哲的例假不期而至,她的卫生巾已经用完了,她对次等货一直用得不习惯,这让哲哲觉得很烦。我说哲哲你别烦,我下楼给你买好点的。我走下楼,才发现身上的钱只够买那种劣等的。我垂头丧气地上楼,拿着那包卫生巾不敢看哲哲的眼睛。她走过来抱住我,我听见她低低的抽泣。我轻轻拍着她的背,给她打气:“一切都会好起来的,相信我,哲哲,我要给你幸福!”

  第二天中午,我下班回家,可是哲哲却不在了,只留下一张字条,上面写着:“别了,我的爱,别怪我,只是这生活磨折了我的灵魂……”纸上的笔迹洇开,我知道那是被哲哲眼泪打湿的缘故。窗外阳光明媚,可是我的眼前却一片漆黑。

  “后来呢?你们再没有见面了?”我轻声问仲青。“她回来过,但是最终因为种种原因,我们还是没能够在一起。”仲青偏过头,一滴大大的泪珠滑了下来。

{蜘蛛链轮}
 
 
[ 软文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点击排行
 
    行业协会  备案信息  可信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