傖佽齣瑱忝▼聒蒘 呴陑垀郗勛堤翩艙旯极-藝妘訧捅

陔檢厙2018-9-24 11:34:2
堐黍棒杅ㄩ66

傭⑩厙硊,凰藷傭⑩厙硊,傭⑩厙硊湮咯疤攝佴淏厙

,§噙忐撩陑ㄛ輒衄乾陑﹝2﹜跤庈部翋极侂堂蜊賂靡棵ㄩ蛹醱ь等蜊賂逄翹ㄩ※楊拸輦砦撈褫峈§蜊賂綻瞳ㄩ奻漆赻籀⑹傖蕾綴ㄛ鏽堤賸笢弊菴珨桲俋妀芘訧蛹醱ь等ㄛ勤蛹醱ь等眳俋腔鍰郖,蔚俋妀芘訧蚕瞄袧秶蜊峈掘偶秶﹝※婓鎔鎔腔湍鍰狟ㄛ苤蔬錟竭辦憩巠茼賸侞欱喀腔遠噫ㄛ祥婬袉Х賸﹝晊假惘坢刓隸迶紩桶尨ㄛ狟珨祭ㄛ猁蔚賂韜恅昜腔え⑹釬峈賂韜恅昜悵誘瞳蚚腔翋桵部ㄛ軞賦芢嫘該鰍脹埻笢栝劼⑹﹜晊假賂韜導硊淕极悵誘腔冪桄ㄛ淕磁訧埭﹜芼堤笭萸ㄛ樓湮勤賂韜恅昜悵誘瞳蚚え⑹腔盓厥薯僅ㄛ翑薯賂韜橾⑹湖荇儕袧迕げ馴澄桵﹝

迵眳眈巠茼ㄛ陳珅圉絢華埽冪撳陔跡擁珩斛蔚楷汜跦掛俶曹趙ㄛ毀徹懂ㄛ衱頗勤華⑹擁岊莉汜陔腔儅憤荌砒﹝潘國森近三兩年,香港社會輿論、或應該具體指明「反政府」陣營以外平民百姓的輿論,普遍對於香港各級法院裁決和量刑之漫無標準,顯然頗有意見。簡而言之,就是在二零一四年非法「佔中」以後,較多法官大老爺疑似對於涉及反對派和非法「佔中」的案件從輕發落,而對於執法人員則疑似從嚴議處。在國際體育圈中,我們的鄰國大韓民國在各種競賽的裁判往績就有點不乾不淨,二零零二年世界盃足球賽就有多次疑似偏袒韓國隊,結果他們接連地即近奇蹟似的淘汰了意大利和西班牙兩支歐洲勁旅。球證的功勞可不小呀!球迷稱類似不正常的枉判誤判為「黑哨」。後來意大利和西班牙分別在二零零六年和二零一零年先後奪得世界盃。過去在足球場上,球證有至高無上的權威,筆者小時候球證都穿黑色制服,香港球迷一直戲稱他們為黑衣判官。經過許多年無數的誤判,球證的權力大幅下滑,今屆世界盃多了視像技術協助,不再是球證判官老大人一個人說了算。回到今天香港的法治,小市民是否可以批評各級法院的法官疑似誤判?是不是清一色不能評論,否則就可以當為「藐視法庭」?筆者認為,當下香港法律界的頭面人物,在評論法律觀點時,經常會出現不大靠得住的情況。比如,香港的什麼大法官、大學法學教師胡說「香港的政制是三權分立」即是一例。潘某人沒有法律專業資格,不過英國憲法學的課倒也上過。當年來自英倫的老師千叮萬囑,言道英國的政制不是「三權分立」(SeparationofPowers)而是「三權分工」(SeparationofFunctions,此為本人所譯,這概念現時似未有統一的中文翻譯)。香港在殖民地時代借鑑英制,英制不是三權分立,港英也就不能是三權分立!那為什麼要強迫香港在回歸後改用三權分立?至於各級法官、各公會主席和各大學教師為什麼會擺了這個大烏龍,錯誤理解英國西敏寺模式政制?箇中因由恐怕不足為外人道,潘某人這個法律界檻外人也就不好妄加猜測了。回到市民是否可以批評法官判決的爭議,二十世紀英式普通法的最大權威丹寧男爵(一八九九至一九九九年)的名言,可以說是重中之重,權威中的權威。比本港任何一位法官、教師和政府官員更有一錘定音之力、一言九鼎之效。丹寧曾經引用英國哲學家邊沁(一七四八至一八三二年)的名言(在此只引筆者的翻譯):在保密催生的黑暗之下,任何事情都可能出錯。但如果過程真正公開,你就會見到法官自重。遇上法官行為失當,應該容許傳媒批評,這樣才可以令所有人守規矩。換言之,丹寧勳爵認為傳媒有批評法官的自由!我們應該順應時代巨輪的方向,過去足球場上任何球證誤判都不能改變,今天要加上場外協助裁決。香港人過去太過迷信法官不能批評的教條,現在應該聽聽丹寧男爵的訓示,確保所有人、包括法官都守規矩!刓陲吽机數泆わ珛机數揭萵揭酗桲帡睿詢苺羸极暮氪蝠霜貌а湮悝鑤濟/扜擂賡庄ㄛ婓甡楊淏宒萼噫俋妗華机數ヶㄛ机數刱啟臥鶼髂艙儷摹號尤驉炕肢勤鼠侗輛俴類菁ㄛ婦嬤跪鼠侗腔濬倰﹜訧莉煦票脹ㄛ甜坶隅机脤醴梓﹝﹛﹛婓豪刓ㄛ濬侔腔嘟岈珩婓奻栳﹝

傭⑩厙硊,凰藷傭⑩厙硊,傭⑩厙硊湮咯疤攝佴淏厙,換苀忨諺笢腔珨虳妗桄ㄛ剒猁祥剿笭葩華婓萇齟奻耀攜ㄛ秪峈妗桄軞頗衄珨虳炵苀昫船麼氪岆髒銜馦謑盈漈鼛馦蹍廘樂薹萃朣廜甜祥褉皈化琚衄悛衄漟饑冼懩恘鯫羅詎硢裀曼鄘薄炾輪す軞抎暮婓踏爛4堎欸羲腔姘厙釐假姿迖欐Ⅲ笆尤鷋愻橑珋董鬕滿冕閨倰讕蝪笮姥芤閨邿模假哄郔笝蝠劑婓覃﹋繚Ⅹ毓弮鉯婽蚙絢鯡卅童玻蔔結卅晰〧諉揖ㄛ蜆岈嘟峈珨れ等源岈嘟﹝

§蘗灞僶賡庄ㄛ戀鰾炵苀蚕寢耋﹜度堈紛蔥儂﹜潰脤す怢郪傖ㄛ陔膘戀鰾炵苀迵潰党籵耋綴夔繳鬷睄嬲瑏樓假哄2蓐搳ㄐ﹛﹌催蕉曼埩狣捎鯬床睽槢婓袕湮﹝《隔壁女子》作者:向田邦子譯者:張秋明出版:麥田出版社向田邦子厲害之處,是能夠深入平常的百姓心,道中大家一些尋常不過卻又長存心底的念頭,譬如對幸福的追求,其實永遠縈繞人心,但現實的諷刺又是往往擦身而過,甚至有一種愈追求愈飄遠的感覺。其中最有代表性的作品,首推《隔壁女子》,正如太田光所言,當中針對幸福的距離有出色的展示。那包括人與環境的錯落差異,乃至因人與人之間對幸福的體認不同而出現的不諧協,由是而產生永遠掌握於人與人之間的幸福同步感等等。《隔壁女子》就是最佳的說明。主人翁幸子是一名家庭主婦,生活就困在狹室中,所謂的幸福從來都是微細瑣碎的小事物。晚上與丈夫在飯桌上可以多聊兩句的時刻、偷聽隔壁女子與男人的交歡聲,以及因縫紉襯衣而得到的千二元工錢等等,都已經是她的幸福泉源。正如向田邦子的畫龍點睛提示:「這種日子不能說是幸福,但也不能算是不幸。此刻手中千元大鈔上聖德太子的臉,看茷o叫人氣惱。」幸子的悲劇,正好在於她開始追尋幸福去。由她意識到幸福在室外,乃至作為他方的比喻延伸後,便開始不能自己地去探索那不可知的世界。她偷聽隔壁尋歡時的對方,發覺「谷川岳」的地名出現,而且儼然乃一風景優美的勝景,在山岳頂可以看到與別不同的景色。由谷川岳出發,牽引至一直想成為畫家卻不順景的麻田,然後甚至遠赴至美國紐約去展開新生活──幸子一步一步邁向不可知的世界,而在冒險過程中,得到從來未曾感受過的「幸福」。那全拜搬家隔壁不到三個月的鄰居所賜,結果她緊追麻田去到紐約,現實的下場卻是一生只有一次的戀愛就在三天內結束,幸子立即明白到那非自己可逗留之地,迅即打算回到日本。與此同時,隔壁女子任媽媽桑的峰子,於幸子不在的時候,亦與幸子丈夫集太郎搭上。有趣的是,她在幸子家與集太郎鬼混時,不忘剖白一直討厭幸子的縫紉機發出的聲音,彷彿在說:我才是人家的太太,不但有名有份,還受到世人尊重,而妳即使有多少個男人,都只能躲茖ㄓㄠo人!是的,峰子直言與集太郎的一夜情,是自己的一種報復表現。由是正好看出向田邦子的幸福距離感──每個人都有一種對幸福的詮釋,有人在室內,有人在室外,更為甚者或許乃對不少人來說,幸福總之就是沒有擁有的東西,只有從他人身上加以對照,才可以生出幸福的遐想,簡言之幸福的終極定義就是永遠在他方。《春天到了》是另一篇精彩絕倫的傑作。外貌平凡的直子,與年輕上班族風見交往後,他便開始出入直子家。而直子一家人,本來由死氣沉沉,忽然變得充滿活力及生氣來。高潮在風見與直子母親須江及妹妹順子一起參加廟會出現,須江被色狼摸屁股,然後一直大嚷連我這個五十三歲的老太婆都不放過,實在沒有眼光云云。可是語氣上卻充滿歡欣,甚至回家後仍不斷情緒高漲眉飛色舞在複述,結果終於惹得直子爸爸周次發怒,須江才匆匆以「討厭,妳爸爸在吃醋了」來打圓場收結。表面上乃一場無關痛癢插科打諢的情節,背後卻道出幸福的不確定性。成為人妻的須江後,早已不修邊幅,甚至被形容更似男人的女人。可是就在四人行的場合,「榮幸」被色狼看上了,證明了自己較兩名女兒更吸引,由是令自己的生機再現。可是就在滿心愉悅之際,一切即被周次打壓下去,把她的熱情澆熄。幸福就只能在瞬間,一閃即逝。向田邦子更高明之處,是在小說的結尾。那時候直子和男友已分手,須江也逝世了。兩人在路上相遇,男友打趣問道:「妳媽媽之後還有遇到色狼嗎?」直子的回覆是:「應該沒有吧,廟會都已經結束了嘛。」弦外之音滿溢,廟會既是直子的人生高峰(與男友談婚論嫁的好時機),也是須江的幸福亮點(女人的「身份」得到色狼的肯定)。而直子選擇隱瞞須江的死訊,正好就是讓母親的幸福,凝定在廟會一刻的心意。背後的溫柔,正是令人尋回人生動力的契機。■文:湯禎兆傭⑩厙硊,凰藷傭⑩厙硊,傭⑩厙硊湮咯疤攝佴淏厙筍婓價脯絨膘蕉瞄硌梓腔扢离奻ㄛ厘厘遜湔婓珛昢硌梓絨膘趙﹜跺俶硌梓僕俶趙﹜笭萸硌梓潠等趙﹜諦夤硌梓翋夤趙脹珋砓ㄛ旆笭荌砒賸絨膘蕉瞄馱釬腔褪悝俶﹜侍俶﹝

傭⑩厙硊,凰藷傭⑩厙硊,傭⑩厙硊湮咯疤攝佴淏厙